护肤成分控养成,从入门到精通

天天用的口红,你真的了解它吗?

2019年是个国潮大年,涌现了不少的文化IP,也助力了国货的崛起。年轻一代对中国美妆文化充满了好奇,C-Beauty也在世界舞台上崭露头角,拥有了自己的标签。

真魅团队邀请业内对此颇有涉猎的人,开启了以下“漫谈”系列的第一篇文章。“漫”是真魅在棱角分明的“Science(科学)”之外,对这个行业“文化”“艺术”价值的随想。
上下五千年,纵横数万里,我们将在时光长河中挖掘古代美容史的变迁,也将横向比较不同大洲土地上的美容文化差异。

作者@乎乎 知乎&乐乎深度潜水户,美妆原料界的饭圈女孩,爱思考的讲故事人

我在收到稿件邀约的时候,还没有踏入这个特殊的庚子年。彼时想说,晃眼间将迎来入行的第十年,老话说“男怕入错行,女怕嫁错郎”,虽还未有郎可错付,但这阴差阳错入了的行,倒也让我时常有话想说。

No.1从一支小小的口红说起

口罩之下的“口红经济”,一个应景的话题。返工之后寥寥数人的办公室,男同事们在谈论这些年大火的口红市场将何去何从,多少带着些窃喜,下个节日不用再为挑色号,又挠掉了几根珍贵的发丝。


立即搜索并关注微信公众号: truebuty ,即可免费获得价值868元的护肤与化妆品分析分析电子书,并进入微店【真魅严选】获取价值5元的全品类优惠券,选购精选各类大牌与小众护肤品!

我曾对“口红经济”有过误读,以为那是经济萧条之后,女性劳动力回潮带来的修饰性产品消费。数年后因为一档下饭综艺,才幡然醒悟,原来这小小的口红指代的是消费者购物欲的“安慰剂”,而非刻板意义上的“经济萧条期的消费降级产物”。

对于中国来说,美妆产业其实是消费“升级”,“吃饱了饭”的人们才会开始追求口红这类非必需品。想一想,大家在十年前用大宝还是Dior全套?是因为这些年工资高了,生活富裕了,才开始买口红;还是因为生活越来越穷开始买口红?

对大多数女孩子来说,口红是可以拥有奢侈品牌商品的最低门槛,开始用这也间接验证了为何品牌效应是口红市场的绝对主导。可以预见,疫情过后,作为满足奢侈品中相对“低价”和“非必要”两个条件的商品类别,已植根线上销售渠道的化妆品受到的影响将会较小。

当我们把这样的时间点放到人类发展的时间轴上来看,化妆这件事几乎是伴随着整个人类文明一路走来,说是一种艺术也不为过。

No.2口红的历史与传统工艺

要说世界上最早的“红唇”还要追溯到新石器时代晚期,我国内蒙古赤峰和辽西西部的交界地带发现的红山文化遗迹中,保存了一尊最早的女神像,女神的唇部涂有朱砂,考古专家认为这尊神像人物是红山人的女祖,也就是中华民族的共祖。

可见在当时,红唇即与神圣的女性形象联系在了一起,而以朱砂点绛在中国古代美妆中占据了很长一段时间。

汉代刘熙《释名·释首饰》中提到“唇脂,以丹作之,象唇赤也”。丹指的就是朱砂,汉人用朱砂和动物脂膏制作出唇脂,使朱砂既能粘附在唇部,又提供了光泽。汉代所流行的唇妆尤为独特,需先将嘴唇涂成白色,然后在唇中用红色点画出上小下大的梯形。唐代唇形多样,尤以樱桃状、花朵状著名。

晚唐供养人

朱砂色泽经久不衰,本质是一种含汞量极高的天然矿物,古人还曾用其来炼丹。除朱砂之外,古代口脂亦常以红蓝花、紫草作为着色原料使用。

朱砂有毒,现在大可不必冒险使用它。人类从大自然获取颜色的来源有很多,但直接从矿植物提取的色彩相对单调,稳定性安全性也较难控制,如今创造出五花八门色号的核心颜料是有机色淀。

色淀是一种将可溶性染料在无机碱中沉淀而获得的有色沉淀物,常见的有将水溶性色素沉淀在氧化铝基质上,形成的不溶性粒子避免了色素的迁移,在食品化妆品行业应用十分普遍。

相较用于底妆中调制肤色的无机颜料(钛白粉和氧化铁红黄黑四种),有机色淀的颜色更为丰富,在产品的包装成分表中也是以CI号来表示的,例如黄5 CI 19140,红6 CI 15850等。

实际应用过程中,色粉会由于分散不彻底,静电效应等原因形成不同程度的聚集,使得表面积减小,或可能造成沉淀,从而影响最终产品的色泽等多方面。生产过程中,厂家会选择直接购买或预先配置颜料的分散液,也就是色浆,来达到更理想的分散效果,提高颜料的着色效率,同时降低生产过程当中可能造成的粉尘污染。

另一方面,对于色号繁多且大量极为接近的调色需求,十分考验相关生产技术人员的经验,而色浆相比于色粉会更方便把控在调色当中的度量。

要知道男性比女性本身少一个视蛋白基因,在识别红色或橙红色上不具备先天优势,对于我们在口红开发一线的男同行们,每天可都是在怀疑人生中继续挑战自我。

No.3天然或非天然

作为美妆圈上游供应链的原料人,时常会想,如果我没有扎根于这个行业,作为一名普通的女性消费者将会如何去理解“赋予人们追求美权力的化妆品,是完全基于化工行业”这一事实。

有意思的是,在享受了大量科技高度发展的成果以后,人们越来越多地发出想要回归天然物质的诉求,对非天然物质产生了恐惧。

但实际上最早人类直接选取自然界可得的物质作为原材料,是由于缺乏提取加工合成的技术,从而不得已在要面对大量风险的情况下,先去满足使用需求。

追求天然是否代表安全?与绿色环保又会否背道而驰?或许在下一个诉求到来之前,我们会听到不同的声音。

口罩阻挡不了热门色号的一应难求,而口红品牌营销的背后还有很多有趣的故事可说。

最会起名字的老司机NARS近期又新出了72色魔方唇膏,主推款940吉普赛GIPSY(水光/浆果水豆沙)和975永生红IMMORTAL RED(哑光/复古枣泥红),不得不说光听名字就想剁手,谁还在乎化妆盒里是不是有撞色的呢。当然我不会承认,这是一条饭圈女孩的带货安利。

大家是不是也有因为色号名而买下的口红呀?欢迎分享!

–本文作者:乎乎

知乎&乐乎深度潜水户,美妆原料界的饭圈女孩,爱思考的讲故事人

立即搜索并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 truebuty ,
即可免费获得价值868元的护肤电子书!并进入微店【真魅严选】获取价值5元的全品类优惠券,甚至高达50元的代金券,抢购正品折扣各类大牌与小众护肤品!

合作与咨询,欢迎加QQ:912708638,微信:turebuty_ruike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
转载自真魅博客, 原文地址: https://www.truebuty.com/kouhong.html

点击下面按钮进行分享↓↓:

赞(5)

评论 抢沙发

Scroll U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