护肤成分控养成,从入门到精通

这个纯天然产品,忽悠了行业十多年! 你中过招吗?

 

编者按:上学的时候风靡一种海藻颗粒面膜,淘宝销量惊人,很多商家靠卖这块八毛的产品收入了几十上百万~
    
后来我才知道,那些大卖的海藻颗粒面膜,和海藻没有任何关系本篇我们将揭示找到真相的整个过程,如果不想看详细的分析步骤和不那么有(美)趣(味)的海藻照片,可以直接拉到后面看结论。
    

    
这些年来,从学生宿舍到美容院线,都能看见海藻颗粒面膜活跃的身影。爱美的小姐姐可能用过或见过这玩意,抓一把海藻颗粒在碗里,用水泡一会,再搅和几下,海藻颗粒就变成黏黏的膜,可以摊开敷在皮肤上。
    
整个过程真实又有趣,好用又好玩,在抖音、B站、微博上都有很多博主分享,海藻面膜也搭上了短视频的快车,还衍生出了很多玩法,例如把水升级成牛奶、维生素E、蜂蜜、珍珠粉等等,还有商家会配送定型的模具,方便调成整张的面膜。
    
 
这一坨黏黏的胶很滑很舒服,容易联想到“封闭”“保湿”这样的词汇,而且海藻还给人一种纯天然的安全感,用完以后皮肤确实也水润水润的。也难怪在美妆圈里流行啦~
     
且慢,你看这产品的剂型啊它非常独特,既不是水、乳、膏霜、精华,也不是粉、泥、蜡、喷雾、凝胶——它是一种一包包或者一瓶瓶的颗粒。
  
  
更令人称奇的是,有人泡好面膜之后忘了,过两天再看,居然能长出像韭菜一样绿油油的芽芽。
  
  
能发芽,那不应该是种子能做的事吗?所以这些海藻面膜又被称为是海藻的种子。
   
但是海藻真的有种子吗?如果真是种子,到底是谁的种?
   
带着这些问题,我们的破解之旅开始了。
   

第一步:查查成分表

我上网买了几款,职业病使然,又查了备案信息。
  

“海藻面膜”的实拍成分表

 

药监局备案网站的产品成分截图

   
查询下来看着没啥问题,产品包装上的信息与药监局网站的公开信息一致。我好奇,明明就是一颗颗的种子,怎么在成分表中体现的只是各种提取物呢?难道偷工减料,直接摘了连大锅水煮法都省了?
   
购买“海藻面膜”时,网上资料介绍都会提及一些关键词:海藻籽、泰国小颗粒海藻籽、植物面膜、会发芽的面膜等等。海藻籽怎么会是提取物呢?这不矛盾吗?提取物还能浇点水就能发芽,这怕是25世纪的植物干细胞技术了吧!
   
   
第一步结论:这不应该是成分表中的xx提取物,能发芽的是种子。它们就应该是种子。
   

第二步:这些是海藻的种子吗?

在药监局发布的《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》中,可以查询到与海藻有关的成分有如下4种:
   
   
既然成分表中有具体的海藻名,我们顺藤摸瓜,来看看这几种海藻长啥样。
   
①奥氏海藻(CLADOSIPHON OKAMURANUS)
   

奥氏海藻 Cladosiphon okamuranus 图源:seagull-house.air posted

   
②大叶海藻(SARGASSUM PALLIDUM)
   

大叶海藻 Sargassum pallidum 图源:http://www.imb.dvo.ru/

  
③淡黑巨海藻(LESSONIA NIGRESCENS)
   

淡黑巨海藻 Lessonia nigrescens 图源:http://images.marinespecies.org/

  
④小叶海藻(SARGASSUM FUSIFORME)
   

小叶海藻 Masahiro Suzuki 图源:Sargassum fusiforme

   
再看下百度百科里关于海藻的介绍
   

百度百科截图

   
   
中学生物课应该也有学到的。海藻是植物界的隐花植物,没有真正根、茎、叶的分化现象,不开花,无果实和种子。
 
   
第二步结论:这不可能是海藻的种子!
   

第三步 :既然海藻没有种子,那这是谁的种子?

互联网是有记忆的,很早的时候,就已经有网友注意到,敷完这个“海藻颗粒面膜”后,来不及丢垃圾桶居然发芽了!发芽率还挺高,看着挺喜庆~
   
俗话说从果识花,我们就从发芽后长出来像什么入手,丝丝分解。问题一定可以突破!
   
细看“海藻颗粒”发芽后长出来的小芽,明显是双子叶植物,是陆生的植物,跟妖妖娆娆的海藻半毛钱关系没有。
   
 
有网友说很像是天仙子(莨菪,茄科天仙子属植物)。然而这种子有毒,而且在化妆品禁用清单里,估计概率不高。
也有一些网友干脆就把它们种在阳台的花盆里,发现长出来后跟制作凉粉的冰粉籽长得一样。
   

豆瓣网友爆出海藻面膜是冰粉籽 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11232738/

图片  

博物杂志也这么说:
  
我查了下冰粉籽的信息:
  
冰粉籽的学名假酸浆,茄科假酸浆属植物,种子外有一层雾状无毒、无色、无味、可食用的胶质,是一种消炎利尿、消暑解渴的夏季甜品,也就是我们经常吃的冰粉。
 
但某宝上大多数商家都信誓旦旦宣称自家的产品不是冰粉籽,不是大海藻,是小海藻颗粒,还做了很多关于大小海藻的区分。
  
 
第三步结论:嫌疑犯至少有三个——冰粉籽,大海藻,小海藻。
   

第四步:逐个分析

其实在化妆品行业内,尤其在原料端和生产端环节中,“海藻颗粒与海藻没有任何关系”早已是个公开的秘密。只是它的真实身份到底是啥,好像没人能给我答案,打听了很久也仅获知这是一种从越南、泰国进口的不知名野草种子。
   
既然这样,那就自己着手调研呗。我网购了假酸浆、大海藻、小海藻颗粒回来测试,发现三者外观相似,但是仔细观察还是有不小差异。
   
   
当当当当,破案工具,显微镜!
  
三种颗粒在显微镜下显出了原形:
  
① 假酸浆——冰粉籽
  
  
② “大海藻”
图片
  
③ “小海藻”

 

在显微镜下,可以很清晰地看出,假酸浆确实与大海藻、小海藻差异很大。不过大海藻和小海藻虽然在颗粒的大小上有明显的差异,但是形状还是挺像的。
  
 
如何确定是哪个呢?
   
带着心中的疑问,我把显微图片发给学植物学的朋友,得到的回复是:假酸浆(冰粉籽)是(学名:Nicandra physalodes (Linn.) Gaertn.)茄科、假酸浆属草本植物,而大海藻和小海藻都是爵床科植物水蓑(suō)衣的干燥成熟种子。
  
在浙江中药数字化标本馆的网站上,检索到水蓑衣的图片与我在实验中拍摄的大海藻是一致的。
  

水蓑衣种子   图片来自浙江中药数字化标本馆

 
查了更多资料:
  
水蓑衣种子又名为南天仙子,主产于泰国、越南、印尼等地,又称进口天仙子,主要为我国两广等省区习用,故又称“广天仙子”。另外根据检索文献的描述可以实锤不同大小的“海藻颗粒”实为水蓑衣种子,现主要靠进口,大小差异是因为这种植物存在不同的变种,以及产地、气候等因素的影响所导致的。
  

水蓑衣

感兴趣的朋友可以根据以下关键词进行检索:水蓑衣,Hygrophila megalantha、Hygrophilasalicifolia(Vahl)Nees、Hạt đình lịch(越南语)。
  
  

第五步:真相只有一个!

梳理以上的线索,我们可以给大家揭晓谜底了。
  
  •  “海藻颗粒面膜”与海藻真的没有任何关系,市面上销售的基本是水蓑衣种子,有大颗粒和小颗粒之分。海藻实在太无辜,满大街都是“海藻种子”,然而海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能长种子

3种颗粒的横向对比

  
  • “小海藻”确实出胶率高(其实不是胶,是多糖),黏性好,成膜性好。这是多种因素导致的。
  • 回到产品本身,就像老婆饼里没有老婆,“海藻面膜”里也没有海藻。
  • 这些“海藻面膜”统统不合法不合规,这不仅仅是产品名称的问题,这些产品的成分表里写的都是“**海藻提取物”,不仅没有海藻,实际上的真实原料(水蓑衣种子)也不在化妆品准用成分清单中,连提取物都算不上。
  • 冰粉籽曾经有可能也是“海藻颗粒面膜”的原料,这点私下跟上游供应链的朋友确认过。而且,我在观察“大颗粒海藻”时,意外发现其中夹杂了不少冰粉籽颗粒,不知道这是奸商的有意掺入,还是两者种植过程中混在了一起。毕竟,今年的“海藻颗粒”据说价格涨得很厉害,而“大颗粒海藻”的外观大小与冰粉籽比较接近,掺杂后正常也看不出来。

“大颗粒海藻”中发现掺杂有假酸浆(冰粉籽)

  
 “小颗粒海藻”的体积比冰粉籽小很多,倒是没掺杂什么。另外,“大小颗粒海藻”都能发现少量的泥沙残留。
  
  
世纪大案,就此了结。
   
最后,还有两点想说的:
  
(一)不管“海藻颗粒”是不是海藻的私生子,不管海藻面膜是否合规合法,这个东西(水蓑衣种子)既然已经在民间流传十几年,在它被戴上“海藻颗粒”这个帽子之前,也在东南亚有多年护肤使用历史。如果你们觉得好用,用完皮肤的确变美,想用话还是可以继续用。我没别的意思,仅仅是为大家科普解释“海藻颗粒面膜”既不是海藻种子,也不是海藻提取物,跟海藻没有一丢丢关系。
   
(二)据业内前辈讲,本世纪初就有人在卖这个产品了,某些古早论坛上,一度是大热门。最早称其为“海藻面膜”的始作俑者,我们不得而知。能想出这个名字的,也是个做市场的好手了!
   
不知道相关部门注意到这个情况没?一种不在化妆品准用原料目录中的植物种子,被化妆品企业冒用“**海藻提取物”的身份注册备案上市了那么久,其中不乏较大的国内品牌。整个行业内外居然没什么质疑的声音,这个瓜你们品,仔细品。
   
 
参考资料:

1、周雨. 假酸浆的化学成分及其生理活性初研[J]. 西藏科技(2期):69-72.

2、牛庆凤, 王斌, 李涛,等. 假酸浆籽胶质多糖的结构及凝胶特性研究[J]. 现代食品科技, 2015(09):75-80+130.

3、浙江中药数字化标本馆

4、仇良栋, 罗献瑞. 进口南天仙子植物种名订正[J]. 广西植物, 1996(04):373-374.

5、肖新月, 杨兆起. 南天仙子药材基源探讨[J]. 中国中药杂志, 1997(03):141-143.

6、陈连庚, 冯陈波, 杨燕云,等. 天仙子和南天仙子两种药材显微鉴别研究[J]. 中华中医药学刊, 2015(2):322-323.

 

立即搜索并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: truebuty ,
即可免费获得价值868元的护肤电子书!并进入微店【真魅严选】获取价值10元的全品类优惠券,甚至高达50元的代金券,抢购正品折扣各类大牌与小众护肤品!

合作与咨询,欢迎加QQ:912708638,微信:turebuty_ruike

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
转载自真魅博客, 原文地址: https://www.truebuty.com/mask.html

点击下面按钮进行分享↓↓:

赞(6)

评论 抢沙发